Anar瑛

查看个人介绍

2011-2012、2012-2015、不知道那时如何甘愿归于地狱,窒息仓皇却觉理所当然。又如何从泥沼中爬出,彻底一寸寸撕裂自己,从曝尸荒野,到包裹残肢断臂。从仅剩的那点皮肉里苏醒直至睁开双眼,但不认为过程任何伟大,只剩感受不到的恶心爱意、永无止境般的恨意跟怒火支撑着支撑着。再狠狠地拽断自己跟心脏相连的腐烂残躯、终于爬上能感受到温度的海平面。
2015-2017、由破而立、由立至生。打断骨血往肚子里咽,开始慢慢有了点成效。
年末、还是有些迷雾没有拨开,影影绰绰,忙忙碌碌,却不知去路、不知归路。
2018、时日初始,无多,不少,却似乎就找到了些许出路的影子。终于无需焦虑,可以忍着尖酸刺痛,只需要踏出步子。

评论
 
©Anar瑛 | Powered by LOFTER